一世韶华

主食熙华,澄宁,GGAD不拆不逆,副食all大,all叶?,曦瑶,忘羡,双聂,聂情。不吃逆!不要给我安利,我死也不会吃的。

占tag致歉


最近想开好多坑啊,点梗是一定要写的,但我还是想再开一个,不知道开哪个,就发出来问问各位想看哪一个。都是澄宁向的


1,如果温情温宁性转。(中短篇?)

2,雪妖【江澄x雪妖温宁】(一发完)


各位想看哪一篇我开哪一篇好不好?谢谢各位!!!♡♡♡♡♡


沙雕梗。

澄宁忘羡曦瑶向。

ooc沙雕向

无脑沙雕产物,不喜右上





温情:


“我真傻,真的,”温情抬起她带着隐隐怒火的墨绿色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在温氏的时候有人看我弟弟好欺负又长得好看,会来勾搭他;我不知道莲花坞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给了他一篮子草药让他分拣晾晒,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子里写药方,写好了打算叫他给人家送去,叫了两声,没人应,出去一瞧,没有我的弟弟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的;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兰陵金氏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莲花坞里,。我就想,糟了,怕是遭了江澄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莲花坞内里的榻上,嘴上还被江澄咬着呢。”









蓝启仁:







“我真傻,真的,”蓝启仁又捋起他的胡子来,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单知道云梦江氏魏无羡那厮会来拱我们家忘机,不定时地来;我不知道兰陵金氏也会有,而且还是曦臣去拱的别人。我卯时起了便去看过他们两个,拿了一些门内事宜和犯错弟子名录,叫他们各自处理去了。他们是很听话的,我的话通常都会听;他们出去了。我就去教授弟子课业,到了午膳时辰,他们一直没有出现,我让弟子去找,也不见踪影,亲自去看,只见文书摆的整整齐齐,没有他们两个了。他们是不常到别家去的;附近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让弟子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忘机倒是找到了,在静室里,找到的时候身上还挂着魏无羡呢。曦臣……寻来寻去寻到兰陵金氏去,听门口的弟子说今日姑苏蓝氏宗主到访。我心里咯噔一下——糟了,怕是拱了金星雪浪了。再进去,他果然跟金光瑶在一起,还吹着箫呢。


是时候开个点梗了!

占tag致歉。


300粉点梗!


真的很爱各位大可爱了,谢谢你们没有取关不定时诈尸的我!!


tag里只打我写过的cp。


会挑一个梗或者呼声最高的梗来写,谢谢各位!≧∇≦


生趣part4【熙华】

ooc预警 cp熙华 原创人物预警!  这是填以前的坑,而且最近漫画没怎么看了,思想很滞后,如与原著有所出入请海涵,不喜请右上,顺面,杨敬华生日快乐!≧∇≦

以上ok


杨敬华消失了。

端木熙如今每每合眼,眼前都是他消失的那一幕——他们被突如其来的灵力者打得措手不及,都是活人,他一下都碰不得,但他也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杨敬华一个人对付他们同样是十分吃力的。

但是……

空气中划过的银光,一道道灵力雨似的打来,那个曾经护着他的小哥哥,吃力却竭尽全力地兑现着自己的誓言——保护他。一道灵力没有被挡住,直直冲着端木熙的面门,被他轻而易举地挡住了,可杨敬华却焦急地一回眸,身后枪林弹雨,落月剑银光一落带起的一片哀嚎都成了他的陪衬,那双琥珀的眼眸常年都像裹着一团水,随着眼珠转动在里面盈盈一湾,天地万物都能被装进去。

太好了,你没事。

乌发一扬,兵刃相接之声冰冷刺耳,端木熙眼眸一扫四周,除了那群敌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甚至一个仆人,一个路过的人,欧阳阳与秦诗瑶,端木家的其他人,一个都没有——唯一解释,他们被封锁了消息。端木熙不愿将这些告诉杨敬华,赤裸裸地告诉他他如今的努力或许绵绵没有尽头,直至筋疲力竭。

他不愿说,但是杨敬华却明白,他一早就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杨敬华了,苦难、危机、对心上那人的在意,一切都在促使他快速地成长,几乎到了拔苗助长的地步。

那个人还是没有动,杨敬华看了一眼角落处从未拔剑也未曾动过手的人,他好像被所有人忘记了,抱着臂隐约露出手腕上挂着的蓝色物什——好像是……香囊?但是他身上的灵力,杨敬华直觉感到他的灵力一定是那些敌人里面最强的——或许可以一用。

于是杨敬华故意露了一个破绽,手上的落月剑哐当一声落了地,那人终于动了——不由得让人感叹,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强大的灵力就像是喷涌的岩浆,与杨敬华刻意放出的灵力相撞,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转化为惊人的光与雷霆之声。

这下……怎么都该有人注意到了吧?再不济,也会往外看看?

杨敬华不愿看端木熙,他怕这一看,他就再也撑不住了。一个大男人,那边看了心上人一眼就哭的泪如雨下,这边还在灰飞烟灭,想想就狗血,还很丢人。他以为自己会有很多话要说,结果也是半个字也吐不出。

对不起,我本不愿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

赶来的人格外的多,杨崇华就是那个打头阵的。他在去见端木熙之前就去见过杨敬华,苦口婆心的劝了许久,杨敬华不仅始终认不出他,还将他一把推开,跑了。他在这两个人身上挫败了两次,还在安慰自己来日方长的时候,看到窗外的灵流,几乎让他如坠冰窟。

杨崇华瞪着端木熙看了许久,拳头握紧了又松开,牙关咬的死紧,身旁的人拉了拉他,他这才扯出一个讽意十足的笑——“阳冥司大人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阳冥司大人,日前的灵力者连环谋杀案最近都没有受害者……”“阳冥司大人,最近的祭祀……““阳冥司大人……”好吵……

“阳冥司大人,阳冥司大人,那些攻击您的人,有一个,逃脱了。”“什么?!”

仍为长明⑥【澄宁】(完结)

cp澄宁,OOC预警


以上OK



桌上的宣纸被一袖子拂到地上,轻飘飘地粘在地上不动了——上面原本写着江澄的遗嘱,未来的江家家主,对于极北赵氏的处理办法,死去的弟子的安葬事宜,对金凌的叮嘱……最后,还有温宁。



他在里面写着温宁,鬼将军,是他的恩人——如果是一个月前的他,或许真的想不到他有朝一日,会这般急切地承认这件让他难以启齿多年的事情,过于迫切的恨意,难以发散的情绪,都成了遮住他眼睛的叶子,让他看不见泰山一般的事实。



他还写了,新继任的江家家主不能对温宁做出任何伤害的措施,否则即刻失去作为江家家主的资格,那时他笔至此处,忽的一顿,在宣纸上留下一滴墨点——他想把“新”改为“所有”,却忽然想起,对了,其实,他也不是长生不灭的,想要与常人同寿,也需要好好保养——这是魏无羡以前偶然跟他提过一嘴的。



他那样善良的人,就是魏无羡真跟他这么说了,也不见得他就会听进耳朵里真的去保养自己——否则也不会因为救自己和金凌而在胸口留下一个恢复不了的大洞了。



如今,这些都不需要了,江澄却痛苦的几乎死去。



凤鸟玉佩摆在他的桌上,连鲜红的穗子都理得整整齐齐——这个,好像是他的姐姐给他的吧?在树林里的时候,温宁常常扶着江澄走,走到一个平整一些的地方酒停下来休息,或许是因为树林的枝丫过多,他的白衣衣带松了些,跌出一块鲜红的物什,眼看着要落地,江澄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它。



“这是什么?”

“这个……”

“温家的信物?”江澄不由自主地拔高了声音。

“我,我不知道……应,应该算吧,这是我们那一支温氏传下来的,只给最有能力的人……”

闻言,江澄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这个原本……是姐姐的。”温宁的声音突然轻了许多,听起来像是微微啜泣着,“在那天……那天离开乱葬岗之后去……的路上,姐姐忽然把它塞给了我。”



江澄闻言心中一痛,他知道温宁说的是什么,在他的记忆里,温情这个女子虽说姓温,却难得的没有其他温氏那么大的恨意,抱歉二字在唇边辗转了两下最终化作两下轻抚。



莲花坞的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原本弟子们还想为了宗主康复办一场宴会庆祝,但是被江澄阴沉着脸拒绝了——庆祝?庆祝什么?温宁鬼将军死了,大快人心?还是他江澄江晚吟英明神武不用一招半式,一兵一卒就杀死了恶名昭昭的鬼将军?



真讽刺。



凤鸟玉佩最终被江澄带在怀里,贴身藏着——这是他最后留下的东西,必须帮他保存好。



平静在某一日才被打破。



那是他一次事情的商议,怀中的玉佩忽的发起烫来,江澄便失了神志似的,御剑转向,向着温氏旧址而去,当他落地时,才发觉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虽说它破坏崩裂,一片萧条,他落地时甚至惊起一片鹧鸪,但江澄还是认出来了,那是当年温氏射箭场,他第一次见温宁的地方,也是和现在一样的斜阳,他偶一抬眸,那人的温柔几乎从眼睛里溢出来,唇边的弧度就像弯弯的月牙,能够散发出安抚人心的月光。



如今斜阳依旧,却人影不再。



江澄捂了捂怀中的玉佩,对自己道一句,许是我痴心妄想了,想要离开,却迈不开步子,三毒好像不听使唤了,怎么召唤也不来。斜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即将隐没在黯淡的天空中,他怀中的玉佩忽的滚烫,从他的衣服里跌落出来,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碎成了齑粉——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江澄伸手去抓,但是那齑粉飘散在空中,乖顺地拂过他的手心又溜走,到头来他还是什么都抓不住。



眼眶一阵酸涩——他连他最后的东西都留不住。却见空中的齑粉在升起的新月的照耀下缓缓落地,在月光下化作一个人影,清冷的白衣罩在他的身上却没有冷傲之姿,只余柔和月华般的舒服,他缓缓回眸,一双墨绿眼眸撞进了江澄的心。



“晚,晚吟……”

“闭嘴。”“……让,让我抱一会。”



活人的体温相贴,温宁感到身上的力揽得他很紧,好像怕他丢了似的。



“跟我回去。”

“去哪儿?”

“莲花坞。”

“啊……”

“啊什么啊!”江澄拽着他上了三毒,“江家的新主母,你还想回哪儿去?”一双带笑的杏眸落入温宁的眼睛,他便想,这个人他大概一辈子都离不开了。


——END——

其实我藏了一个虐梗。

这个玉佩碎了,温宁回来了,如果那个时候温情一直拿着,温情是不是也就可以回来了?当时温情是不知道温宁不会被挫骨扬灰的,所以她其实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温宁。

澄宁小片段

江澄紧紧拥住他,床边的纱幔拂过他的脸。朝思暮想的脖颈就在唇畔,稍稍张嘴就可以吸净这人所有的阳气——多少狐妖为此竭尽心思?之后……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思及此,他唇瓣微开,扣住江澄后背的手臂紧了些,双唇凑近了。

却最终还是蹭上了柔软的发——他下不了口。

“温宁,别再离开我了。”“好……”“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再将你……”挫骨扬灰的。“好……”

如果我真的是那个你这般深爱的人该多好。埋首于江澄的怀中,他贪婪地蹭了蹭这人光滑的皮肤。

1551我又有嗑cp的信心了谢谢您们qwqqqqqqqq

苏铁铁铁铁铁:

😭😭😭

蜜鞭_DumbleDAME:

#GGAD普裘+JK采访片段官方吃糖到想流泪。


JK:因为他(邓布利多)有过一段黑历史,因为他曾玩味过,格林德沃的中心思想。



裘:我想他认为,能试图纠正过去犯下的错误。

在拍戏初期我就了解。就像其他凡人一样,一个人在45岁和145岁时,想必非常不同。


普:而且我很确定。特别是格林德沃会心怀嫉妒。又或许心怀苦涩。因为彼此曾互相倾慕及敬仰。




所以之前一群人讨论什么GG根本没承认过爱AD是咋回事∠( ᐛ 」∠)_ 普子和JK是交流最久的人之一好么?

安心吃糖不好么姐妹儿?


仍为长明⑤【澄宁】

cp澄宁,一点云梦双杰友情向,ooc预警

以上OK


那双眼眸炯炯有神,好像要将温宁盯穿了似的。如果温宁现在还是活人的话,现在一定脸红得不成样子了吧,但现在温宁只能将眼睛僵硬地移回那团火焰上,手木木地添着柴火,连自己的手伸到了火焰里面都意识不到。

“温宁!”江澄见状吼了他一声,拽住他的手就往外拖,翻了两下确定没有烧伤之后忽的好似扔开烫手的木炭似的扔开了这只手——他是凶尸,自己有什么好为他担心的?他又不会被这种火烧死……

江澄突然想到了刚才温宁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很早就醒了,在被温宁搬动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过来,做了这么多年的宗主,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怎么能够安坐这个位置这么久?那两个字,是心悦吧?他旋即开始惊恐地回忆起他与温宁之间的一切,不受控制的烦躁,不由自主的关心……还有,挥之不去的他们初见时,夕阳之下,那个鲜活的少年全无怯懦的微笑。

江澄是个很聪明的人,只需一点便通透明澈。他只是跨不过心中的那道坎——即使金凌已经对这个人没有过大的敌意,即使他已经如此愧疚倾尽一切地在弥补,即使那不是他的本意。

但是方才那一道温暖,却像是一道阳光忽的射进他已冰封的心房,他再也无法骗自己说不喜欢这个人。有多喜欢?喜欢得他现在对着这样的温宁半句狠话都吐不出来。所有的词语到了嘴边都化入了空气渐渐虚无。

哦不,还有一句。

“我,亦然。”

“什么?”温宁觉得自己死后是不是耳朵也逐渐变差了,身子一颤,却也不敢扭头——这句话太美好了,像是活着的时候做的梦,虚幻,一碰就碎。“你不信?”背后又传来一声,这次背后的人有了动作,他上前,将温宁的头掰正了对着他,然后,封住了他的唇,修长的五指插入温宁的发丝加深着这个吻。温宁被吓得呆愣,半晌连回应都没有,被动的迎合着。这个梦太美了——温宁颤着手揽住江澄的脖颈。

“江,江宗主。”温宁被放开的时候还有些惶恐,结巴着喊了江澄一声。“你叫我什么。”“江……”“你刚才是怎么叫的!”刚才?温宁想了想,“江澄?”面色没有那么阴沉了,但还是有点可怕,看来不是这个。“江晚吟?”脸色没变,看来也不是这个。“晚,晚吟。”面色终于和缓了,看来是这个,温宁的脸上许久没有过这么自然的笑容了。

或许只有两个人的被困生活真的有利于培养感情,二人的感情随即迅速升温,同时,江澄的病情亦是愈发严重,他知道自己身体的抗寒能力在逐渐下降,但是他一句都没有跟温宁提过。

云梦最近的天气阴沉沉的,总是乌云密布,却总没有下雨的迹象,好容易下雨了,还是那种颇添哀思的绵绵细雨,天上的云也不见少,当真没有意思。

“江澄。”魏无羡推门走进江澄的房间时,温宁正把江澄刚刚喝完的药碗端走——在魏无羡听说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无法说服自己不赶过来。温宁出房间时小心翼翼地掩上了门。

裹着厚厚的衣裳的江澄身上还裹着被子,炭炉烧的火热,他努力地克制住上下牙打架的冲动,试图把身上那毫无形象的被子扒下来。“盖着吧你!”魏无羡上前重新帮他将被子裹了回去,成功收获了江澄的白眼一枚。“说罢,我还能活多久。”对于这个好友的足够了解让他只需要扫他一眼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有温宁的药延着,不超过20天。”魏无羡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和蓝忘机翻了许久的藏书阁,还去咨询了蓝曦臣,林林总总的能够总结出这么一个救他的方法——温氏当年能够成功地打压赵氏,正是因为温氏有一门独门秘技,适用人群极广,但缺点在于除去解除这毒素之外的功效都十分鸡肋,且不说如今已经几乎没有温氏的修士,稍微摸过温氏的门槛,没有被株连的人也对这门秘技不得而知。

于是这种方法几乎等于没有,但魏无羡还是想尽力在这20天里找到些蛛丝马迹,哪怕是翻遍了修真界呢,总能找到一个的吧?魏无羡想,他可是魔道祖师,颠覆修真界也不是第一次了对不对?

温宁再次进来的时候,江澄正在写东西,他不能让云梦江氏群龙无首,哪怕是他死了,刻在骨子里的责任骄傲仍然存在,听到声响,他抬起头,看见是温宁,下意识地将身上的被子扔到一边去,好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糟。

带着一阵风,温宁扑进他的怀里,头卡在他的肩膀上,带着一股温暖,江澄偏头去看温宁的脸——没有尸纹,肤色白皙透着少许红润。“温宁,你……”怎么活过来了?他还没来得问出口,就感觉怀里的人抱得他更紧了。“我没有事,你不要听魏无羡胡说。”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耳边微颤的声音带着哭腔:“晚吟,我们一族,都是医者。”我当然知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怀里的躯体越来越热了,像是个小太阳。火热的掌心抚上江澄的后颈,愈揽愈紧,双唇一刹紧贴。怀里的人疯了似的吻他,胸腹细腰长腿都紧贴着他,热度顺着相贴处向四肢百骸传出,江澄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他觉得没有那么冷了,那些炭盆,被子,衣物,都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感觉,自身体内部暖和起来的感觉。

直到温宁有些喘不上气了,二人的唇这才分开,江澄看到温宁的脸已经逐渐变得惨白,尸纹飞速地爬上了他的脸颊——这应该是他本来的样子,本不应该有什么奇怪的,但是温宁身上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热度让江澄一阵不安。

姐姐说过,世界上有两句话是一定要说的。能够在那次射艺大会上见到晚吟,并一见倾心,还能够拥有这短暂而梦幻的时光,是能够存留在这世界上遇见的最美好的事情。“晚吟……谢谢你。”

“温宁你在说什么……温宁?!”江澄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但是他看见了温宁身上逐渐飘飞的金黄色粉末,在不知何时照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而他的脚已经消失了。散入空气中的金粉更多了,带着丝丝热度,正如温宁仍旧火热的心。

高温让温宁的泪痕干在脸上,但他还是笑着的,全无了那份伴随他的怯懦,悠然照进窗子里的阳光下,干净又美好,就好像初见那时,他无缘站在温氏参赛人员的队伍中,却对着得了名次的他们温和地笑着。

如今他亦是这样笑着,身体却逐渐化作齑粉,这是他使用这个功法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果然能够治好他,他一定能够找到比自己更好的人吧?晚吟那么聪明,帅气又有为。他的眼睛被自己身上的温度烤的干涩,连落泪都做不到,他是多么不想放手——他在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留恋,公子很幸福,阿苑活的安稳,唯一最最让他不舍的,便是面前这个人了。

江澄疯了似的叫温宁的名字,伸手去拽他,去拢空气中的金粉,温宁想抱抱他,却在伸出手的那一刹那溃散在原地,徒留他贴身携戴的凤鸟玉佩落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响。魏无羡匆匆赶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那也是少有的几次,魏无羡看到江澄哭得那么厉害,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块鲜红的凤鸟玉佩。

——tbc——

云外镜:

支持这种说法。

deku是世界的珍宝:

黎明终将到来

文字和图片都是我发声的形式

哼唧!我绝不认输!

1551


莫子吟。:

我的妈啊真的是内心感受了,我超级喜欢评论的!!!!求评论求长评啊!!!!


没粮号:



  




  有小天使私信问我:如果我留了评论,她不理我怎么办?




 




  反正我说或不说,粮就在那里,不多不少,哪天粮少了我去其他圈子吃粮不就好了?饿不死吧?




  




  




  当然饿不死。




  但是无论身处哪个圈子,吃着哪种粮,你吃得开心不?轻松不?满足不?




  答案是肯定的。




  相比那份精神上的满足,吃完去和创作者说声谢谢算不了什么,对不?




  




  




  




  人心皆肉长,太太亦凡人。




  这个是和年龄、性别、职业都无关的,在这里关系是非常单纯的:创作者和读者(视频方面该怎么说,观众老爷?)




  




  很多时候,太太和小天使们是一样的。




  




  没有人会希望别人不喜欢自己的创作,就如同没有人会希望别人不喜欢自己的本命cp和圈子。




  




  他们有这~么~这~么~好~




  




  从来没有冷圈热圈之分,我们的本命都是最棒的,最惹人爱的,只是了解的人现在有点少而已。




  




  




  小太太们绞尽脑汁、精心创作,然后满是期待呈现出来。




  




  一部分太太:




  ^ω^




  我希望自己的产出能让小天使们喜欢。如果愿意点个小红心,留个评论就更好了。




  不留也没事,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好。




  




  还有一部分太太:




  ヾ(●´∇`●)ノ哇~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尝一口吧!你不会吃亏不会上当,这粮可香了!真哒!




  




  还有一部分太太:




  (。•́︿•̀。)




  不会卖萌,不会吹彩虹,我怎么什么都不会,那我就闷头产粮吧。




  




  还有很少的高冷太太(这个反差最萌):




  ┐(´-`)┌




  爱吃不吃,不吃走!(内心:快吃快吃!特别香! ⊙ω⊙)




  




  




  




  太太对评论的期待值 ≥ 小天使评论后希望得到的回应




  




  




  正如小天使们为自己不会留评论跳脚,小太太们想回复内容的时候简直想抓头,本来头发就熬秃了QAQ




  




  留完评论或者回复评论以后,双方开嗓都能合唱一首《忐忑》了。




  




  太太/小天使:




  我喜欢你!你不要讨厌我啊~




  




  




  有些太太会在简介注明:不要日我lof。




  




  简介有字数限制,我来帮她补全(厚脸皮):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小天使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等下!小天使你看的啥?!不不不不不不不要看我黑历史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我新产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新产的好棒的!快来啊!_(´ཀ`」 ∠)__ 不要看我黑历史呜呜呜………




  




  




  她不让你☀,不是嫌你烦,不是讨厌你,更不是厌恶,她是羞愤欲死崩溃抓狂,恨不得顺着屏幕把你揪过来,按着屁股打两巴掌,再搂着脑袋亲一口。




  




  在小天使看来,神仙就是神仙,远古粮也那么棒!




  对小太太而言:黑历史又被翻出来了!熊孩子!来决斗吧!٩(๑`^´๑)۶




  




  有小天使可能会奇怪,黑历史删掉不就好了?




  不能删的,即便是是黑历史也是太太成长进步的证明啊!更何况那下面有一直鼓励她的评论,最多隐藏,删是不会删的。




  




  所以,先看简介,别去故意☀,会相爱相杀的我跟你讲!




  




  




  太太收到评论时开心又激动,回复评论时就萎了:我可以画出波澜壮阔的美景,写出空灵优美的文字,做出犀利精准的动作……




  




  有什么卵用,我不会回评论( •̥́ ˍ •̀ू )




  




  偷偷去看其他太太怎么回复的,词汇都记住了,打开编辑器又傻了,万分嫌弃自己,只能愧疚地干巴巴敲:谢谢(怕小天使以为自己冷漠,再加个萌萌的颜文字)




  然后伤心难过:小天使是不是失望了?下次不会留评论了吧……(。•́︿•̀。)




  




  




  




  




  




  评论里有种存在,叫做长评(凤凰级别)。




  




  有些小天使喜欢太太喜欢到什么地步呢?喜欢到发长评都怕给自己太太招黑。




  并不是写不出长评,而是:会不会以为我在蹭热度?会不会给她招黑啊?会不会以为我抱大腿?会不会以为这是太太自己买的?会不会觉得我在说废话?




  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于是把自己写好的长评封起来,点个小红心,说:我喜欢你。




  




 




  




  




  小太太喜欢小天使到什么程度呢?回复评论的时候,她们手是抖的,嘴角是翘的,有一大堆话想说,又怕自己的热情吓着对方,克制到最后,苦笑着又是两个自认为干巴巴的谢谢。




  




  简直虐恋情深了。




  




  




  如果你的小太太收到一封长评,在她的tag里可以横着走了,真的!(不是说态度,而是那种幸福和成就感)




  




  她会激动得连以后你俩的孩子不听话,她去教训的画面都想到了。




  




  长评力量很强大,强大得让她觉得不吃不喝都精神百倍,天天捧着长评傻笑,即便内容都背下来了,也得再打开看一看。




  




  接下来她就会做一件对同行亲友有些可恨的事情,她会炫耀,还是早中晚三次:我的!小天使!给我!写!长!评!(这句话全是重点)




  




  其他太太冷漠脸:手痒,想揍!管理员呢?禁她言!




  




  




  其实又羡又妒,然后自己产粮的时候纠结半天,敲敲打打删一大段,加一句:求评论。




  过几分钟,把“求评论”几个字也删了。




  〒_〒




  




  




  看到这你也许会想:说一堆有什么用?那就都别理了呗?我不留,你不回。都不用烦恼了。




  




  你得承认,看着她们互动你是羡慕的。你也想鼓励喜欢的太太,也想被回应。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也可能是她根本回不过来,那干脆一个都不回了。




  但她是难过的,因为不能一一回应,粉丝数越多越是如此。她会看的,但真的回不过来。




  




  




  也有些时候,时差会让你们错开,她看到评论想回的时候已经好几天了,就更不敢回了。这心情就像你看到产出四五天以后的粮,有热度,但很少很少有新评论了。




  




  




  




  如果只是表白,我教你一个招:




  




  lof上粉丝多的太太,微博肯定少。反之亦然。




  除了这里,你的太太还在哪个软件产粮,一直默默支持的你肯定知道,顺着爬过去,总有人少的那个软件,这时候你给她留评论,她一定能看到,有90%的机率被回复哦!




  




  




  




  这里特别大,我们cp的三生三世都放不完,镜头下的人生百态装不下,和对家的恩怨情仇撕不尽。




  这里特别小,那么多的圈子和cp,还有太太们,可我和你遇上了。




        ……小到换个头像和id,我就再找不到你了。




  所以,别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表白。




  




 




  




  
        ***  可以转载😊